办事指南

工作场所中的女性为什么政治家们会提出关于性别不平等的错误问题而不是考虑收入比率,而是政治家应该问谁能找到哪些工作以及2015年11月5日

点击量:   时间:2017-08-02 10:39:15

<p>几乎每个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今年都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两性之间的工资差距</p><p>最常被引用的统计数据显示,女性每人每美元只能赚77美分,其含义是23美分的差距是歧视的结果</p><p>虽然统计数据是准确的,但解释它需要一些细微差别:至少有一些性别工资差距可以通过诸如每个性别所追求的工作小时数或职业类型等方面的差异来解释</p><p>经济研究表明,性别工资差距的大部分是由于职业内部而不是职业之间的差异</p><p>更难以确定的是,女性是否为“同样的工作”做得更少:研究倾向于依赖美国人口普查局和劳工统计局的数据,这些数据虽然可靠,但在具体职业方面缺乏细节</p><p>例如,在最受欢迎的数据来源之一的美国社区调查中,所有医生属于“医生和外科医生”的分类,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工资可能会根据他们实践的专业性而有很大差异</p><p>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p><p>来自就业网站PayScale的一份新报告通过查看各种职业中的性别差异来控制这一问题,这些差异控制着经验,教育,公司规模以及至关重要的职位等因素</p><p>根据他们的数据,女性医生比男性医生少29.2%,但在引入控制后,这一差距缩小到仅4.6%</p><p>这部分是因为女性更倾向于从事儿科工作,而男性则更有可能在收入较高的手术领域工作</p><p>律师也存在类似的模式:女性比男性少14.8%,但在调整后仅减少4.1%</p><p>同样,男女就业类型也存在差异:8.7%的女律师为非营利机构工作,而男性仅为4.5%</p><p>在控制差异之前,所有工人的工资差距为25.6%,之后为2.7%</p><p>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克劳迪娅·戈尔丁(Claudia Goldin)去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尽管这些领域的应届毕业生开始的工资相似,但性别工资差距在法律和商业方面尤其严重</p><p> Goldin女士指出,问题在于,在这些职业中取得成功需要大量的“面子时间”</p><p>另一方面,对兼职工作几乎没有惩罚的药剂师几乎没有性别工资差距</p><p> Goldin和Lawrence Katz(也是哈佛大学)的另一项研究指出,离职18个月与职业中期律师和博士生收入下降29%相关,MBA下降41%</p><p>实际上,性别工资差距的大部分可以被视为生育子女的成本</p><p>从某种意义上说,PayScale的研究结果显而易见:对于两个完成同样工作的人来说,不应该期望薪水的差别太大</p><p>报告的作用是帮助政策制定者提出正确的问题</p><p>而不是只关注男女之间的整体收入比率,